後來劉紹爐成立光環舞集的初期,也作了不少融合傳統與現代,用身體語言呈現文學故事、歷史意義。例如『霸王別姬』便是一例。另外,他還完成了另一件人生大事,在美國艾文•尼可萊斯舞團來台表演的說明會上,認識了當時在蔡瑞月舞蹈社跳芭蕾的楊宛蓉,並和她於1977年結為連理。

1982年首次赴美習舞,在安娜•安普林(Anna Halprin)舞蹈社裡,學習從自我出發,跟大自然對話,進行個人或集體的藝術治療,這對劉紹爐有很大的啟發。另外,艾文•尼可萊斯利用形式主義的技巧,結合動作與視覺因素,與舞蹈、音樂結合,也讓劉紹爐對舞蹈有更深一層的啟發,回國後的作品『主題與變奏』,從一個動作主題出發,在時間、空間、動力方面一直演變出去,就是受到尼可萊斯編舞方式的影響。

在美習舞一年半之後,劉紹爐回國後首先回到雲門,又加入台北藝苑芭蕾舞團,同時成立『劉紹爐與舞者』團體,推出了『主題與變奏之一』、『虹彩妹妹』、『不要說再見』、『寒梅』及『網纏』等作品。由於『劉紹爐與舞者』沒有立案,所以無法接受公立文教機關的補助,為了參加巡迴演出,最後,楊宛蓉從保羅•泰勒的一支舞『光環』得到靈感,並在1984年,正式以『光環舞集』成立舞團。

舞團成立支出以鄉土系列創作為主,例如『鄉旅』(1985)、『霸王別姬』(1986)、『視覺與心靈的相遇』(1987)、『生活的舞者』(1988)、『舞蹈創意另一波』(1989)等作品,鄉土性的舞蹈作品,解決了舞團演出經費的現實問題,卻讓劉紹爐感覺到身體舞蹈細胞的慢慢折損。光環也在1990年宣佈暫停演出,劉紹爐再度遠赴紐約,到紐約大學的悌西(Tisch)藝術教育學院舞蹈研究所就讀,進修的這兩年期間,除了藝術碩士學位之外,也是他創作生涯中極為重要的轉捩點。

他回到身體的本質去挖掘創作的素材,啟發他透過「接觸即興」表現舞蹈,另外,也藉由音樂、繪畫、舞蹈上的極簡主義,研發出一套「氣身心三合一」的道家身體觀,他發現易經、禪、太極等中國文化的東西,竟成為舞蹈創作的最佳工具,讓他擺脫鄉土形式以及美國純舞蹈的公式化束縛,在靜定中讓身體、生命的脈動自然湧現,另外在某天的編舞中,發現了「滑」,滑動也成為他未來現代舞的創作發展方向。

1992年,劉紹爐回到光環舞集,重新找回楊熾炎、王憲彬、徐慧文等老舞者,再加入王心儀、潘秀珠等新血,在三重的舞蹈教室開始上課集訓,利用嬰兒油和透明塑膠雨布,琢磨出一種純粹身體動作、身氣心三合一的嬰兒油現代舞。1993年發表『大地漫遊』,當中的一支舞碼「地上游」,是他首支發表的嬰兒油舞蹈。

之後,劉紹爐陸續發表『奧林匹克』、『舞田』、『移植』、『框架』、『油畫』、『草履蟲之歌』、『黑潮』等嬰兒油系列作品,1997年榮獲了德國路維德「表演藝術創新獎」,1998年被選為布拉格國際舞蹈節的閉幕演出,他的作品將台灣的現代舞帶到另一高峰。


劉紹爐  

劉紹爐出生在新竹的一個農家,他以農家子弟的勤奮,展現在對現代舞的執著,當時在師範大學體育系就讀的他,受到劉鳳學老師的啟蒙,便一頭栽入現代舞的世界,之後,又深受林懷民老師對現代舞的熱情所感動,進入雲門舞集習舞達12年之久,成為雲門的創始團員之一。

在雲門期間,他學到葛蘭姆、康寧漢等現代舞名家的基本技巧,並且學習在舞蹈中結合文學、傳統與現代。